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11)【作者:nm881103】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11)【作者:nm881103】
字数:66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一)

  秘书小张,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看着高贝宁带着哭的梨花带俏的王阿姨从里面出来。机灵的他其实已经注意到乖巧的女人被高贝宁牵着手。

  「高少爷,还有什么吩咐,要不去金局长的办公室?」

  「嗯,刚好我有点事情要和金叔叔说一下……那就麻烦,张哥了……」小张在前面带路,高贝宁握着王阿姨的手,轻轻的在上面拍打安慰着。

  受到男人的鼓励和安慰,已经六神无主的王阿姨,只能对高贝宁报以最后的希望,她那一双媚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身边的男孩,这个足足比她小了二十多岁的男孩。

  「局长,高公子来了……」

  「哈哈……这么快就回来了??来来来,你看看这是叔叔刚刚砌好的茶……」
  「好茶!!!好茶!!!!多谢,金叔叔,哈哈……」

  看着面前还是个男孩的高贝宁,金局长的心思不断的转动。沉浸官场多年的他,多少也知道一点高贝宁的家世,不说远在京城,高座云端的老爷子,就是权倾一方的纪委高书记,对他而言都是一棵参天大树。

  面前这个面相普通的男孩可是一个龙太子,是一个他万万不能得罪,甚至要笑脸相迎,努力讨好的对象。

  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金局长能有今天的位置,不知道经历的多少的黑暗手段,见惯了那些阴暗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能爬上去,没人会在乎你攀爬的手段,大家都只会仰视你的高度,羡慕嫉妒你的荣光。

  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好多年的金局长,在当警察局局长的这几年里,在自己的地盘那可是呼风唤雨,春风得意。

  无数的见不得人的钱财通过各种渠道落入了他的腰包,有夜总会的老板,有黑社会的老大,有托关系疏通的朋友,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他也在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在警察局里,金局长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物,这个年年评为市劳动模范警察的人物,却私底下祸害了不少美丽动人的警花。

  那些想要转正的清纯女警,那些想要升值的少妇女警,那些想要分到福利房的人妻女警,都不得不穿着庄严的警服,在金局长的面前一件一件脱下,展露自己女人的娇躯。

  可是,金局长不满足自己现在位置,他想动一动,往上动一动,往省里动一动。可惜,这么多年,他都没找到机会,没有遇到能提拔自己的那位贵人,只能在自己现在的位置蹉跎岁月。

  现在不一样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金局长微笑的脸庞下隐藏着一颗躁动的心,或许这就是他一步登天的贵人来了。

  那天,当金局长在办公室接到高书记的电话时,那被从天而降的幸福将他砸的快要昏迷,不顾正在开会的众人,直接立正站好,笑的满脸褶子的脸就像是一个下人接受主子的吩咐。

  接完电话后,金局长立马中断了会议,立马安排警察局的精英队伍成立专案小组,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就破获了案子,然后亲自带队去学校抓住了正在上课的杨惠婷和焦桐。

  快速的解决了案子的金局长热情的给高书记打了电话,却得到的是非常官方的回复,甚至后面都是高书记的秘书接听。这让满腔热血的金局长分外的纠结。
  可是在今天,他却接到了高贝宁的电话,虽然目前来说高贝宁远没有高书记的能量,但是这个高贝宁就是未来的高书记,甚至在高书记的平台上还可以更上一层楼。

  金局长不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他知道什么是长线投资,和短期效益。再说了,能和高贝宁绑在一起,以后还怕没有和高书记接触的机会么?

  「金叔叔,今天过来打扰你,其实是有件事情要麻烦你的……」高贝宁斟酌了一会,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在王阿姨期望的眼神中,开了口。

  「嘿……别说什么麻不麻烦,只要金叔叔能解决的,你就尽管开口……」对金局长来说,不怕高贝宁开口,就怕高贝宁没事情找他。

  「那好,那个焦桐……还要金局长把他放了吧……」

  「这个啊……这个……不是我不放……而是……」金局长迟疑了一会,将王阿姨期待的心高高的提了起来。

  「是因为我妈那你你不好解释么???」想了一会,这件事情他是受害者,他都不追究了,金局长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再说了,凭着他高贝宁的面子,金局长不至于不给面子,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母亲,李局长了。

  「嘿嘿嘿……这,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那个焦桐行为恶劣,却是触犯了法律……所以……金叔叔我毕竟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吧……」金局长搓了搓手,满脸为难的看着高贝宁。

  「小高……这!!!」一听金局长不想放了自己的儿子,王阿姨顿时慌得六神无主,急忙抓住高贝宁的手臂不停的抖动。

  高贝宁急忙拍了拍王阿姨的手,安慰道,「别着急,王阿姨,我在想办法……金叔叔会帮忙的……」

  「金叔叔,我妈那边,我已经和她说了……虽然她还是很生气,但是她也理解我,毕竟焦桐也是我的同学,虽然他伤害了我,但是我现在不是也没事么???不至于真的让他坐牢,那就真的毁了一个孩子……」

  「对对对……金,金局长,放过焦桐吧!!!我以后会好好管教他的……」王阿姨顺着高贝宁的话,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

  「小高,真不错,没想到你的思想觉悟这么高,不愧是高书记的儿子……也没想到李局长也能放下仇恨……只是……」

  「好了,金叔叔,明人不说暗话,今天这件事情还请金叔叔多多帮忙,这份情,我高贝宁记下了……」说着,高贝宁坐直了身子,平视着金局长。

  一旁的金局长被高贝宁突然的强势噎住了。一开始他没多看得上高贝宁,毕竟只是一个初中生,虽然家世显赫,出生豪门,但是怎么和他这个江湖老手比。可是看着现在的高贝宁,金局长才发现,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高贵。

  再幼小的龙那也是龙,飞的再高的野鸡那始终还是野鸡,来自不同层次的底蕴,让他们的骨子里就带着阶层的区分。龙始终是翱翔九天的神物,野鸡终究还是地上啄米的家畜。

  「既然……小高这么说,那今天金叔叔就做主了,焦桐你就带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哈哈哈,还是金叔叔通情达理,那就谢谢金叔叔了……」

  「谢谢……谢谢……谢谢金局长……」看到金局长开口放人,激动地王阿姨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一个劲的道谢。

  「你用感谢我,你要感谢小高……要不是他出面,你儿子就等着坐牢吧……」
  「是是是……谢谢,小高……」这一刻的王阿姨忘记了这个男孩在自己身上肆虐的场景,忘记了自己下体还红肿的小穴,忘记了自己胃里满满当当的精液。现在,为了自己的儿子,她真心实意的感谢着这个占有了她清白的男孩。

  「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金叔叔,还麻烦你,找人带我们去接焦桐……」

  「怎么,不在我这多坐会了???」

  「焦桐身体估计受了伤,我看,还是早点把他送到医院吧……下次再来金叔叔着打扰……」

  「哈哈哈……行,那我们就说好了,你以后多给金叔叔打个电话,有时间上家里吃个饭……」

  「好的,那金叔叔,我们先走了……」

  「嗯……小高,路上注意安全……」看着高贝宁两人离去的声音,金局长微笑的脸庞渐渐严肃了起来,点上一根烟,细细的品味着尼古丁的味道,一边沉思,『今天这个人情是卖出去了,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记得!!!但至少和高家这个巨鳄搭上了线,以后的事情一步步来吧。』

  「桐儿……我的桐儿……呜呜呜……」在小张的带领下,在高贝宁的陪同下,王阿姨办理了一切的手续。当近距离看到自己儿子的惨状时,王阿姨那憔悴的心终于落地了。

  「桐桐……你说话啊……你,你这是怎么了??」看着自己怀里的儿子一动不动,王阿姨拼命地摇动着儿子的身体,却得不到任何的反应。

  「行了,他估计是晕过去了,你现在赶紧送他去医院,免得等会真的死了……」站门外看戏的高贝宁可不想进去闻那恶心的味道,带他们过来的警察早就跑了出去。

  「对对对……医院,赶紧去医院……你……你……你过来帮帮忙……」一个人扛不动昏迷的儿子,只能将求助的眼光送到高贝宁身上。

  「我才不进去,臭死了……」

  「快点帮忙啊……桐儿……桐儿要不行了……求求你……」搂着昏迷不醒的儿子,焦急的王阿姨冲着门口的高贝宁大喊。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么?难道我没告诉你,你应该怎么喊我……」高贝宁双手一摊,戏谑的看着哭喊的王阿姨。

  「呜呜呜……桐儿,不要紧……没事的……你要坚持住……呜呜……」心疼的泪水不断的滑落,滴在了儿子鼻青脸肿的脸上,「大……大鸡巴,老公……过来棒棒我……」

  「这才对么……真是的,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儿子,还要老子来背他……真是个不孝子……」高贝宁强忍着恶臭,走了进去,在王阿姨的搀扶下,背起了焦桐,急忙走出这个臭气哄哄的监牢。

  「哎……终于打上车了……这小子看着挺瘦,怎么这么重啊……」气喘吁吁的高贝宁将昏迷不醒的焦桐直接丢到了副驾,强拉着想要照顾儿子的王阿姨到了后排,紧紧搂着女人的腰肢,靠在她的胸口,大口的喘息。

  「你……你别这样,万一让桐桐看见了,你叫我怎么做人……」想要推开高贝宁的王阿姨,担心的看着前面昏迷的儿子,害怕自己的窘态被儿子发现,小声的在高贝宁耳边说道。

  「怕什么……自己老子和自己老妈亲热有什么问题,这小子不听话,我这个做老子的可要教训他了……」

  看着越说越过分的高贝宁,王阿姨也没有能力阻止他,只能回答高贝宁的话,只是专心的看着前排昏迷的儿子,不住的担心。

  「医生……医生……救命啊,医生……人呢……」出租车一到医院,王阿姨就急忙推开车门,大声的呼叫门口的护士过来帮忙。

  「没事的……你放心吧……」坐在急救室的门口,王阿姨担心的浑身颤抖,她害怕突然推开门后,得到让她崩溃的消息。

  感受着高贝宁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体会着高贝宁炙热的体温和结实的身体,这一刻身心憔悴的王阿姨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倒在了高贝宁的身上,让自己的头靠在高贝宁的肩膀上。

  她实在是太累了,从儿子进警察局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特别是昨晚走进了高贝宁的病房后,发生的那一切恐怖的事情,她的淫叫,她的疯狂,她的沉醉,她的高潮,都像是在压榨她的生命力。

  「睡吧,靠在我身上睡吧,我会保护你的,不要担心,任何事情,都有我呢……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乖……」高贝宁搂着女人的娇躯,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紧紧地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同学的母亲像是恋人一样,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睡觉。

  「嗯……」已经筋疲力尽的王阿姨,真的没有力气再去挣扎了,高贝宁现在给她的安全感,是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强大。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她真的渴望男人结实的臂弯将她紧紧地搂住,让她这个女人可以在幸福的港湾不在受到折磨和害怕。

  此时此刻,王阿姨真的很迷恋高贝宁的身体,她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将脑袋深埋沙堆里面的鸵鸟,麻痹欺骗自己的理智,永远沉沦在这情感的深渊。

  「王阿姨?王阿姨!!!医生出来了……」

  熟睡的王阿姨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睡过这么死的觉,那种仿佛将世界都抛诸脑后的感觉,让她被叫醒后,还是一脸的呆萌。

  「王阿姨……医生出来了……」

  「啊……医生在哪呢???医生……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被高贝宁提醒的女人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医院,自己的抢救室的门口等待着儿子的消息。
  「你冷静点,病人家属,请你冷静一点……」

  激动的王阿姨,被高贝宁死死地搂住,「不要意思啊,医生,她有点激动,你还是赶紧告诉她抢救的结果吧。」

  「是这样的,病人,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因为长期的外伤,让病人的身体虚弱,所以病人需要留院观察,你们还要耐心的等待一天」

  「呼……桐儿没事了……哈哈哈哈……桐儿没事了……谢谢医生……谢谢医生……」看到儿子没事情的王阿姨,终于笑了起来,在高贝宁的怀里喜极而泣。
  「行了,行了,你儿子不是没事了么……」

  看着怀里激动的大哭,像是一个泪人一般的王阿姨,高贝宁一口吻在了王阿姨的红唇上,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过去。

  现在的王阿姨兴奋的有点不能自已,满脑都是儿子被救回来的幸福感。当高贝宁的嘴吻上来的时候,她都没有躲闪的意识,甚至当高贝宁的舌头探入了她的口中时,她还本能的用自己的舌头回应。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无法挣脱高贝宁的拥抱,只能被他抵在墙角,承受着他奔放狂热的湿吻,只能默默地吞下了高贝宁过渡过来的口水。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呢……这是医院……」正在激情拥吻的两人,被路过的护士惊扰,害羞的王阿姨不敢抬头,乖巧的躲在高贝宁的怀里,像是一个被父母发现早恋的小女孩。

  「嘿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这就走……」高贝宁拉着王阿姨的手,飞快的逃出了护士的视线。

  「怪你……怪你……都怪你……害得人家丢死人了……」被高贝宁拉着躲在一个角落的王阿姨,撒娇一想的敲打着男孩的胸膛。

  「这还怪我???怪都怪你太迷人了……」

  「啊……你干什么……这里是医院……」被高贝宁突然掀起裙摆,将内裤露出来的王阿姨吓了一跳,想要努力的将裙摆压下去。

  「怎么……不在医院,你就同意了……」高贝宁将自己的脸紧紧的靠向王阿姨,两人的鼻子紧紧的抵在一起,感受着双方的呼吸。

  「不……你答应过我的,以后不再纠缠我……现在,现在桐儿已经出来了……你……」被高贝宁近距离盯着的女人,根本不敢看男孩的眼神。

  「行,只不过,你现在可是要帮我……我以后不再纠缠你……」说着,高贝宁抓起了女人手,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裤子里,按在了肉棒上。

  女人冰凉的小手被炙热的肉棒烫了一下,让她熟妇的心都猛烈的跳动起来,那恐怖的尺寸,那迷人的硬度,那舒适的温度。王阿姨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都湿了。
  「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都是你这荡妇引起了,你要把它解决了……要不然以后我天天都缠着你,在你家缠着你,在你单位缠着你……」

  「你……你不能打扰我的生活……不能……不能……」王阿姨无法想象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同事知道了昨晚的事情后会怎么看她,那个幸福的家庭即将破碎,那个稳定的工作也会丢掉。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高贝宁抚摸着女人的头发,顺着她娇嫩的小脸,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女人立马懂得了高贝宁的意思,顺着他的力度,乖巧的跪在了他的胯下。

  跪着的王阿姨熟练的拔下了高贝宁的裤子,那火热的肉棒再一次向她炫耀着无与伦比的尺寸,轻视王阿姨这个被他一次次打败的女人。

  「等会好了,我就回去,你去看你的儿子……至于用多少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高贝宁靠在墙上,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双手握着自己的肉棒。

  「这是最后一次……希望你以后放过我……」王阿姨深深地看了一眼高贝宁,就张开动人的红唇,将男孩的肉棒吞了进去。

  王阿姨本能的将口腔里面的口水,用舌头在男孩的肉棒上舔舐了一遍,让高贝宁立马就感受到了女人口腔的温暖和湿润。

  王阿姨已经不是第一次服侍这根丈夫之外的肉棒,经历了多次的淫荡交易后,她现在内心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为了快点结束这最后一次的肮脏交易,王阿姨决定使用浑身的解数,让自己尽快离开这个无尽的深渊。

  「哟……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不错……不错……真是一个淫荡的尤物……」高贝宁被女人的激情服侍弄得酸爽无比。

  只见王阿姨这个盘着妇人头的熟妇,穿着干练整齐的工作服,正乖巧的跪着高贝宁赤裸的下体,双手紧紧地握着他勃起的肉棒,女人的舌头伸了出来,在巨物上来回的舔舐,让女人的口水湿透了整个巨龙,在阳光下反射着淫邪的光芒。
  为了加大高贝宁的刺激,王阿姨甚至将整个脑袋都深入高贝宁的双腿之间,去亲吻那两颗吊着的蛋蛋,将两个蛋含在嘴里不断的吸吮。

  从没见过如此疯狂的王阿姨,这比张怡还要疯狂的动作,让高贝宁体会到了熟妇的美妙,那放纵的口交,淫荡到骨子里的动作,让高贝宁觉得自己的肉棒都快要摩擦起火了。

  王阿姨双手捧着高贝宁的肉棒,将龟头含在嘴里,用灵活的舌头不住的舔舐男人敏感的马眼。因为过度的用力,女人吸吮的自己的双颊都深深的凹了进去。
  最让高贝宁浴火沸腾的是,放开一切的王阿姨,甚至在含着高贝宁龟头的时候,双目带着勾引和魅惑的看着高贝宁,那女人乖巧跪着,从下往上像是个屈服的女奴一样讨好自己的主人。

  「啊……真骚……王阿姨,你真骚……」

  「唔……唔唔……」为了能让高贝宁更快的射精,王阿姨不但没有反驳高贝宁的话,甚至在含着男孩龟头的同时,还微笑的点头赞同。

  「啊……要射了……要射了……全部都给我吞下去……啊……」高贝宁的肉棒还是剧烈的颤抖,那本就粗壮的输精管更是急剧的跳动。

  「咕噜……咕噜……」为了避免精液射到身上,王阿姨真的大口大口的将高贝宁的精液吞到胃里,那炙热的精液让一天没吃东西女人,感觉到自己胃里暖洋洋的,甚至那原本觉得恶心的肮脏精液,现在吃起来还有一点点的美味。

  「走吧,去看你的儿子去吧……我走了……」高贝宁拍了拍王阿姨的翘臀,看着女人摇曳着丰满的身躯,那双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踏着高跟鞋渐行渐远,高贝宁的双眼眯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