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14)【作者:edahung33】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14)【作者:edahung33】
字数:60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4话:黑长直少女的收服之战,神领可怜大小姐登场(上)

  「话说,你们庶民的学校也有七不可思议这种东西吗?」

  躺在我房间的床上看漫画的爱佳向我搭话道。

  最近她真的越来越跟这里融为一体了,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冒充进来的大小姐,像这样这样翘着腿晃啊晃地看漫画的姿态,完全跟庶民一模一样啊~~

  以前惠理也是这样,老爱霸佔在我的房间里面,只是她的习惯不是躺床上,而是坐在我背…………,咳咳咳咳,刚刚人肉椅子之类的黑历史,麻烦当作没听到谢谢!

  爱佳现在在看的是灵异教师神眉,那套漫画过去也是经典呢,虽然我比较喜欢后来的同人作品灵欲教师启豪,不过我怕推荐给爱佳会被当变态,加上作者最近很久没更新了,想想还是算了。

  「是啊,怎么,你们大小姐学校也有这种东西吗?」

  「以前有流行过这种话题一阵子,不过学校有大力澄清,所以就没再传了,不过……」爱佳换了个姿势,变成侧躺面向着我。

  「不过什么?」

  「当时有个传说还是没被校方澄清的…………你有听过妖刀吗?」爱佳把漫画暂时放下,看着我说。

  「妖刀啊………日本历史上的确有过很多被冠上妖刀之名的武器,最有名的应该是那把妖刀村正吧?」

  「那你知道,那把刀现在就在我们学校吗?」

  「真的假的!?」

  「哼哼,当然是真的,而且我听说那把刀是被诅咒的武器,有很厉害很厉害的恶灵寄宿在里面,而且会附身在持有者身上。而现在持有这把刀的人,正是跟我们同年的某个大小姐喔!」

  「那可真想去见识一下啊~」

  毕竟妖刀什么的,可是每个有过中二期的男生都曾幻想过的玩意。

  「恩,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找机会我带你去看吧………就我们二个去吧!」爱佳用漫画遮挡着大半的脸,只露出双眼睛,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姑且算是答应了,虽然怎么想都觉得这传说很不靠谱,尤其还是从爱佳(笑)口中说出来的情报,我只是随便听一听当闲聊。

  但后来没想到我们还没找上门去,就直接跟妖刀的持有者相遇了,而且还有了最直接的接触。

  ——————————————————————————————

  众多大小姐的课程之中,我最没辄的就是花道了。

  我永远无法理解把花插成这样或那样,到底是差在哪里。

  虽然每次下课要展出作品时,大小姐们都温暖地鼓励着我,说我一直有在进步,但从花道老师看着我的作品时她那已经死了的眼神,我知道我还是要有自己完全没天分的自知之明比较好。

  不知道是不是花道老师看多了我的作品,觉得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还是说只是单纯看大家在教室待久了,需要转换一下心情;总之,今天上课时老师让我们进入学院专属的温室花园,课题是鑑赏各种花儿的自然之美,然后下次上课时交一份心得报告。

  跟我走在一起的自然是大小姐的典范,有栖川丽子大小姐。在学院里很多我初次接触的人、事、物,都是由她亲切热心地帮我解说。

  不过最近的她有点怪啊~~好比说现在。

  「原来花道课所使用的花,也是需要自己採摘的啊?」

  「是的,老师曾经说过,使用自己亲手採摘的花儿,能让我们在插花时带出更多情感,使得最后展现出来的作品更为出色。」

  「哇,很有道理呢,不过初学者的我能做到吗?」

  「没问题的,如果是公人大人的话!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请您尽管吩咐。」

  「哦,那就拜託有栖川小姐了,要请你多多指教啰。」

  「好的,直到天荒地老。」

  「啊?」

  是的,就像这样,然后丽子小姐又会二手捧着发红的脸转向一侧,嘴巴低语着「好害羞啊……」、「小女子不才……」、「二个会不会太少了……」之类的话。

  奇怪,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正当我在思索的时候,忽然一阵风迎面吹来,让我不禁瞇了瞇眼。

  怪了,为何温室里面会有风啊?

  只看到随风儿飞来的是一大片粉色的樱花瓣儿,是从不远处一颗樱花树上吹落的。

  花瓣儿缓缓洒落在地上,然后我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路的前方,距离我们约有百尺,正望着樱花树,似乎在欣赏着。

  黑色亮泽、细长而直的秀发,没有绑成马尾或发辫,就这样随着风在身后晃动着。

  笔直的身子,一丝不苟的站姿,面无表情的脸庞,透着冷峻的双眼。

  那浓纤合度的身材,高挺的胸脯,恰盈一握的细腰,都让我眼睛一亮,没想到在大小姐中还有这样的美女。

  好一个凛凛动人的大和抚子!

  她的气质不禁让我想到了古代的武士,如果腰间再配戴一把日本刀就更合………

  哐啷!

  我咧,她腰间还真的有武士刀啊?!

  这是什么神展开的情况!?

  「啊啊,是神领小姐啊!」

  「怎么办,没想到会在这儿相遇?」

  「如果等等她朝这儿走过来了该如何是好……」

  大小姐们看到那位武士刀大小姐,不知为何产生小小的骚动,甚至有种胆怯的氛围,似乎都很怕她。

  「公人,公人!」

  正当情况有点混乱时,有人在低声叫着我。

  是爱佳。

  「爱佳,你来得正好,这是怎么了?」我也低声问。

  「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就是那个妖刀的故事!」爱佳说。

  「恩,有点印象……难道!?」

  「对,那个就是妖刀的持有者,一样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神领可怜。在我们这儿很有名的!」

  我偷瞄了一下其他大小姐,继续低声问,「怎么感觉大家都很怕她啊?」
  爱佳白了我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有谁不会怕腰间挂着一把刀的人啊?」
  说的也是。

  「不过,说她是妖刀持有者,难不成,她还真的有用那把刀砍过人?」
  既然是妖刀,通常不是都有那种晚上偷偷拿路过的小老百姓试刀的桥段,没砍过几个人吸点人血,哪配得上妖刀的名号。这可是中二界的常识!

  爱佳用看笨蛋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笨蛋吗?如果真砍过人,怎么还可能允许她留在学校。」

  这么说当然是没错啦,不过被爱佳你当笨蛋看,我觉得特别伤自尊呢。
  「既然她没用刀砍过人,那么有啥好怕的,就当那是装饰品就好啦。」
  「你不懂啦,神领可怜小姐她可是很有名的,总之等下我们离她远点就是了。」
  话题结束,爱佳再次缩回队伍中;我最近发现她潜行的技能加点加得很高啊,在班上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呢。

  看看大小姐们像群慌张的仓鼠聚在一块儿,我正想提议要不要乾脆换条路走,情况忽然又是一变。

  正欣赏着樱花树的神领小姐,似乎注意到了吵嚷的我们,锐利的眼神望了过来,然后人就转身,缓缓走了过来。

  当她正面朝着我时,我才有点儿理解为何她没砍过人,大家还是会这么怕她。
  从她身上传来一股很强烈的气势,就好像……啊,对了,就像那种在末世靠着一路斩杀殭屍走过来的强者,只要有人挡在她前面,就真的会被她斩成二半似的。

  绝对是危险人物啊!怎么清华学院会让这种傢伙入学呢?

  虽然看似走得很慢,但不知不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很多。大小姐们已经下意识躲在我的身后,我感觉就像只母鸡带着鸡仔们,必须防止老鹰的冷酷攻击。

  越走越近。美少女搭配上背后照映下来的光线,以及那颗作为背景的盛开的樱花树,不知不觉让人觉得此情此景带着种美感。

  越走越近。少女沈稳的走姿,彷彿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即时地应对,如果她身后真的冒出只殭屍,应该也只是被立刻斩杀的份吧。

  我手心开始冒着汗儿,毕竟,我只是个平凡庶民高中生啊。如果现在真的是末世,我应该是那种第一批来不及抵抗就变成殭屍,等着被武士刀美少女砍死下去领便当的配角君吧?

  擦身而过的瞬间终究是到来了。

  神领小姐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不知为何我有种感觉,对她来说,我们应该跟路边的石头没两样吧。

  事实上似乎也是如此,她只是用眼角轻蔑地看了看我们,脚步未停地边走边说道,「受限於命运的凡人啊,远离被诅咒缠身的吾,你们做了正确的选………唉啊,好痛!」

  仆街了。

  显然用眼角轻蔑地看着旁边的人,然后还要边走边说话是很高难度的,结果就是一个没注意,神领小姐踩到小石头然后跌倒了。

  一瞬间,好安静啊。我甚至想说是不是爱佳的替身卡尔基又发动时间暂停的能力了。

  空气中那股战栗感,也忽然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回想刚刚少女的种种细节,跟她刚刚还未说完的台词,我忽然有种很强烈的既视感。好像这种事在哪儿看过似的?

  说实在,现在的状况是挺尴尬的。

  世纪末武士刀少女就这样夸张地摔倒在我们眼前,脸朝下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不知道是应该当没看到好呢,还是应该去扶她起来?

  不过看了看其他的大小姐,大家都是一副有些担心但却不敢靠近的模样,我大概也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种时候,不用说也该是男生上场的时候。

  「那个,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吧。」我努力挤出点笑容,然后走了过去,手伸了出去。

  「公人大人好绅士啊!」、「我又再次迷上他了!」之类的声音在我背后小声地此起彼落,看来我这么绅士,又赚得不少大小姐们好感度,嘿嘿嘿。

  走近一看,仆街的武士,神领小姐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着。

  啪!

  好痛!我缩回了被大力拍开变得红肿的手,有些错愕。

  「不用你假装好心,你的企图我都看穿了!」

  神领小姐大复活,把我的手拍开后,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学校邀请进来的男性庶民样本!」

  「你知道我啊,初次见面,我叫神乐阪……」

  「闭嘴!不要跟我套近乎!你这光明使徒的手下。」

  「啊?」

  「没想到你为了击败我这个妖刀持有者,居然不惜用同班的同学作为掩护,还特地设下了陷阱。虽然不小心着了道,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认输!」

  「那个,我说啊,你是不是哪里误会了……刚是你自己不小心跌倒了吧?」
  「别、别乱说啊!明明是你巧妙地掩盖住陷阱,然后还刻意让同学们堵在路的另一边,引导我去踩下陷阱…………越分析越能发觉你的可怕啊!不亏是被费尽心思送进学院要来打败我的敌人。」

  看着少女红着脸辩解道,指着我不断为自己刚刚的失态做出解释,我心中的既视感是越来越强烈了。

  这傢伙,似乎有点………中二啊?

  「但你的大好机会刚刚已经消失了!你的对手可是我这妖刀持有者,神领可怜;其实我刚刚只是将计就计,为的就是让你暴露出真面目。」

  「是啊?可是我看你跌倒得很自然耶」

  「闭嘴,闭嘴啊啊啊!总之,我现在要打倒你,接招吧!」

  神领小姐匆匆把话说完(我看是心虚吧),然后拔出腰间的武士刀,摆出劈砍的架势。

  「等等,你是要来真的吗?」这剧情太超展开,说实在我有点儿跟不上啊。
  「可怜式奥义,第一式,《果断》!」

  一招剑招发出,随之而来的是可怕的纵向冲击波。

  地上的尘土被「波波波波」地吹开,一整个气势惊人啊!

  「你这到底是从哪个格斗游戏学到的必杀技啊!?」

  我反射性地吐槽的同时,人赶快往旁边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一记冲击波。
  最后那道冲击波打中路旁的一棵树,然后便看到它的树叶哗啦啦地洒落。
  ………………为什么她挥刀可以有这种效果?这一点也不科学啊!

  「居然可以躲开《果断》?你,果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神领可怜用刀指着我说道。

  不不不,其实我真的再普通也不过了,跟你这种可以发出冲击波的傢伙比起,我根本是路旁的渣渣啊。

  「没办法,本来我不想用这招的………」神领小姐叹息道。

  等等,别突然就冒出《X神》的角色要开卍解的名台词啊!

  「你自己注意了,这招一旦用了,我自己也控制不了,小心别死了啊」说着说着改变了架势。

  就说不要再用这么中二的台词了你是没听到吗?

  「可怜式奥义,第二式,《撩乱》!」

  说完,只见她用惊人的速度飞快挥舞着刀,然后在我们眼前,很快便出现了一点也不科学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风暴。显然这招是刚刚那记冲击波的升级版。
  如果身处在这阵风暴的范围内,应该是会屍骨无存吧?不过,跟刚刚攻击距离很长的冲击波比起,这个风暴的范围只有以她为中心的两公尺左右,刀所发的刀气只在那个范围内不断旋转着。而身处范围外的我们,所感到的余波,最多也只有电扇「中档」的水平。

  说实在,在温室里吹这种风,还挺舒爽的。

  风过了不久,停了。

  「…………呼……呼……呼,居、居然毫发无伤?不可能!」

  可怜小姐筋疲力尽地喘着气,看来不亏是奥义,很耗费体力的。

  ……不知为何有一种预感,这孩子的脑袋不但中二全开,而且似乎还有点儿残。

  周围的大小姐们也颇显疑惑地注视着这一切。规规矩矩的她们,我想应该无法理解这位神领小姐在干嘛吧?

  不过,奥义终究是奥义,到最后它的威力还是爆发了。

  只见大小姐们的制服忽然变成了一个个碎布条,哗啦啦,如同花瓣一般飘落到地上。

  於是在我眼前出现的,是排成一片的,朴素但又高雅的内衣裤展示场。
  「别往这儿看,变态庶民!!」爱佳全身有如煮熟一样通红,大叫着。
  不用叫成这样吧,你那贫乳身材我也没兴趣去看。

  「啊啊,又让公人大人看到我如此不检点的样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裸露身子的有栖川小姐,她反而显得有点儿高兴。

  「你,你这家伙,在跟我决斗的同时,居然还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可怜看着眼前制服布料飞舞的景况,脸红耳赤地说道。

  「喂喂,给我有点自觉行吗?这些根本是你干的好事!」

  我刚这么吐槽回应的时候。

  哗啦哗啦哗啦—…………………

  「诶?怎么觉得身上一阵嗖嗖凉风啊?」

  我低头一看,发现现在的自己只有学院派发的四角裤一条、运动鞋一双。
  果然,我想说离得更近的我怎么可能倖免啊?只是这近乎裸身的样子似乎有点变态,尤其我的肉棒还在有修饰效果的内裤底下挺得高高的。

  「咿呀呀呀呀呀————————!」

  周围传来比刚才厉害得多的尖叫。

  显然我的裸露,比起大小姐们自个儿走光还要来得有冲击力,已经有几名大小姐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直接晕倒在地。

  不过还有几个女孩子捂着脸,透过指缝凝视着我跨下的肉棒。

  有前途啊这几个,未来一定能成为绅士之道的好伙伴吧。

  「你、你这个暴露狂!变态!色狼!」神领小姐似乎也被这个局面弄得不知所措;说归说,她也是偷偷从指缝中窥视的绅士潜力股之一。

  「居然可以想出这么可怕的连环计谋,眼看陷阱战术失败了,为了回避与我的正面对决,竟然不惜牺牲同伴,用出这么猥亵的办法………就凭这份心思,想必你在光明使徒里面也是领导级的地位吧!」

  「被你这么一说,怎么感觉光明使徒根本是群猥琐的傢伙啊」

  此时在远方待命的女仆,听到大小姐们的尖叫声,一个个匆匆忙忙地往这边赶来了。

  「切!碍事的傢伙似乎出现了。」神领小姐看着我说道。「总之,今天就先到这吧,但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你这个庶民样本!」

  「接下来,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战斗一场吧!」说完,神领小姐帅气地收刀入鞘(想必她练这个动作练很久了),然后轻轻向后一跃。

  我相信她这原本应该是连续动作,收刀、后跃、转身离去。如果当后跃完接着转身时,她没有因为踩到小石子而再次摔倒,那这几个动作接起来应该是很帅气的。

  「可恶!你这个只会设陷阱的坏蛋,给、给我记住啊!!!!!!!!」
  看着因为跌倒出糗二次而哭着跑掉的武士少女,再看看身后嚷嚷着「不要看啊」、「好害羞喔」、「嫁不出去了」的一团混乱。

  我只能抬头望天感叹了一声。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然后呲啊一声,我的四角裤松紧带也断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