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后妈调教】(冯姨)
【后妈调教】(冯姨)
字数:90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十四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跟着别人跑了,我二十岁考上大学,那年我父亲带到家里一个十分妖艳的女人,原本我以为又是父亲在哪个舞厅找回来的舞伴,但父亲和她接触的越来越频繁,直到我大一暑假回去,才知道父亲和那女人已经领了证。

  那女人姓冯,37岁,我爸并没有逼我叫妈,我只是叫她冯姨。

  冯姨经常浓妆艳抹,她每天都要去舞厅,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好,因为觉得她说话做事很假很虚伪,经常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知道她看上了我家的那点家底,毕竟我爸曾经是个厂长,不过现在只是坐吃山空罢了,一旦我家的钱被榨光的时候,那女人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我爸。
  我爸从小就总打我,所以就算我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敢说出来,何况他也不会听我的。

  我真的被他揍怕了,怕到甚至不敢和他大声说话,就像小猫一样。因为这样,连冯姨经常欺负我,我却逆来顺受惯了,也不敢和爸告状。没想到我越是忍让她越是瞧不上我,我唯一的一次和她顶嘴,她突然扇了我一个耳光,见我半天没什么反应,反而顺了她的心意,从此她的眼神更加冰冷,更加不尊重我,甚至——侮辱我。

  我爸经常不在家,冯姨也不管我爸,她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平时除了出去跳舞,就喜欢在家看电视,要不就睡觉,我也喜欢看电视,难免会和她一起看,不过多数都是她在霸占频道,她一边吃葡萄一边把脚放在我身边,她的脚很臭,可能是她经常跳舞的关系,她自己也知道,可是她却故意把脚放在我能闻到的地方,有时贴在我大腿上,有时蹭我的手,我就被迫呼吸着带着她脚臭味的空气,我的忍气吞声换来了她更过分的欺凌,她有一次突然把吐出来的葡萄皮黏在我脸上,观察我的反应。

  我默默的把脸上的葡萄皮拿下来扔进垃圾筐,用手抹了抹脸上的口水,没说什么。

  她笑眯眯的看我做完这一切,然后把更多的葡萄皮黏在我脸上。

  我索性不去理她,任她黏的我满脸的葡萄皮,然后听见她咯咯直笑。

  我把葡萄皮都清理掉后,想拿水果盘里的一颗葡萄吃,手却被她打了回去,她一脸刻薄的说道:"让你吃了吗?要吃自己洗去!"可是冰箱里已经没有葡萄了,我又愤愤的坐了回去。

  冯姨突然笑了,她说:"瞧把你馋的,过来吧,阿姨喂你吃!"她让我张开嘴,却向我嘴里塞了一块她嚼烂的葡萄皮,我想吐掉,却被她逼着含在嘴里。
  最后在她的胁迫下,我勉强嚼了两下并咽了下去,她咯咯笑说:"这才乖嘛,笑一个,阿姨的葡萄甜吗?"我点了点头,笑得比哭还难看。

  从这天起,她经常喂我吃她吐出来的葡萄皮,最后越演越烈,竟然直接将葡萄皮吐到我嘴里。

  因为我没有处过女朋友,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来说,第一次和女人的接触,却是如此羞辱的场面,给我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并发生无法预测的反弹。

  这一个暑假无疑是屈辱的,她不但让我吃她吐出的葡萄皮,还要我吃苹果胡,梨胡,甚至逼我啃她吃过的西瓜皮,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想要告诉我爸她的所作所为,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可是当我走近我爸的房间,屋子里却传来冯姨奇怪的声音,她不停的哈气,似乎很冷,那是从嗓子眼里传来颤栗的喘息声,听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我暗暗一阵解恨,想道:"冻死你这坏女人!"不过转瞬一想,不对啊,这天气也不冷啊?

  我好奇的凑到门缝,向里偷看。

  这一看不要紧,彻底颠覆了我的人生观,让我这一个暑假都不得安宁。
  只见屋子里冯姨赤裸着身体,双腿分成M型,我爸的头正埋在她双腿中间,奋力的蠕动着。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他在干什么,不过那里可是女人尿尿的部位啊,那得多脏啊?

  于是我看不懂了,不过发现冯姨正仰着脸,嘴唇翕颤,吁吁喘着粗气,看她的样子哪里是在痛苦,分明是在享受!

  突然两个人像触电一样身体一颤,冯姨睁开眼睛,一双久历风尘的眸子迷离而勾魂,传播着我从未见过的风情,眼波如水荡漾,突然转向门缝中的我。
  我吓得紧忙逃进洗手间,这才发现裤裆里已经支起了帐篷,小弟弟很硬很硬,刚才的情景竟然让我兴奋大于了吃惊,我并不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叫口姣,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那里可以用嘴去接触。

  我不知道刚才冯姨看没看到我,我突然觉得冯姨其实很美,她是一个很善于打扮自己的女人。

  回想她的音容笑貌,无论她的红唇,她眼角的嘲讽,她戏虐的眼神,还有她欺负我时的表情,此时想来居然说不出的媚惑。

  我靠在门板上,脑海中又出现她和父亲的一幕,女人的那里应该很脏吧。
  我突然很好奇,想知道父亲为什么那么陶醉,冯姨的下面尿尿的部位到底什么味道,难道很好吃吗?

  我突然把目光转向纸篓,我开始翻找冯姨用过的手纸,很巧合的是,我顺利的找到了一条新鲜的湿嗒嗒的卫生巾,上面印着少许淡黄色,我看着一阵犹豫,还是把鼻子凑上去,于是,我闻到了我从未闻到过的味道,那味道扑鼻而来,像是尿骚味,又像汗味,还有点香。

  我偷偷把这条卫生巾拿回屋子里,放在脸上呼吸着上面的气味,这是一个大号卫生巾,几乎盖住了我的整张脸庞。

  我今年20岁,冯姨整整比我大十七岁,我闻着这个女人用过的卫生巾,小腹一阵骚痒,射出了人生的第一次,这条卫生巾也成了我人生中接触的第一个性符号。

  从那天起,我开始留意冯姨的姿色,她妖娆的身段,她的举止神态,我渐渐开始对她产生了强烈的性幻想,尤其她每次把脚放在我身边时,我不再讨厌她的脚汗臭味,反而期盼她放的更近一些,让我闻得更清楚一些。

  有一天,冯姨突然叫我,我走过去一看,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只见冯姨在我屋子里,手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她向地上一抖,从里面抖出十多条卫生巾和护垫。

  她用脚踢了踢其中一条护垫,上面布满了牙印,这些护垫有的她刚换下来就被我拿去放在脸上,上面的分泌物早就被我舔干净了,有的被我咬烂了,吃出了白色的棉絮。

  她静静的盯着我看,这滋味最难熬,让我想起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诗句。
  我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双手紧张的绞在一起,低着头不敢看她,目光放在她穿着打底裤的美腿上。

  "抬起头看着我!"她冷冷的说道。

  我怯怯的抬起头,看到她的眼睛,我紧忙又低下头去。

  她冷笑一声,说:"你可真能耐!"我心里一突,小声哀求说:"求求你别告诉我爸,不然他该打死我了!"冯姨没说话,她拎着袋子到外面去了。

  我跟在她身后,见她扔进垃圾桶。

  回来后也没和我说话,只是自顾自的看电视。

  我仍站在那里,不敢抬头,不敢移动,就像等待审判的犯人。

  直到我爸开门回来,我吓得差点瘫软在地上。

  不过冯姨还是照常和我爸说话,并没有表现出来想告状的意思。

  我爸奇怪的问我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冯姨笑着说:"他腿抽筋了,站了好一会了!"我紧忙说:"是啊,站一会舒服多了!"我爸点了点头,和冯姨进卧室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见父亲出来后并没有什么异样,还叮嘱我吃早餐,便走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知道冯姨彻底放了我一马。

  我十分感激她,殷勤的给她买了新鲜的早餐回来,她吃过早餐后也出去了,我就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一直到下午冯姨才回来,她进屋就瘫坐在沙发上,似乎跳舞累到了。

  她叫我坐过去一些,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突然抬起一只脚放在我的脸上。
  她穿得是一双长筒的黑色丝袜,此时汗湿的丝袜脚完全踩在我的脸上。
  她在我鼻孔上蠕动着脚趾,笑着说:"够味吗,小变态?"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的脚,没想到愿望实现的这么快!我的鼻孔紧贴着她的脚面,气味果然很浓。

  她用脚趾向下撩拨着我的嘴唇,挑逗我的牙齿,我明白了她的意思,顺从的张开嘴,于是,一段汗湿的丝袜脚便顺利的进去了我的口腔,并在我的嘴里肆意的翻腾蠕动。

  冯姨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变态,连你爸都嫌我的脚臭呢,你却甘愿把它含到嘴里,你们父子可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咯咯……"我身体一颤,意识到自己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可是嘴里的丝袜脚突然按住我的舌头让我的全身就像过电一般,裤裆的帐篷支的更高了。

  冯姨的另一只脚按在我的裤裆上,轻轻的蹭着,我敏感的一个机灵,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冯姨停下来,拿开双脚,她的脸凑近过来,向我的嘴里吐了一口粘粘的痰液,在我耳边问道:"爽吗?"她一边问一边开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让我的小弟弟弹出来。

  她轻轻用两指拨退了我的包皮,用长长的小指指尖在龟头上搔弄着。

  很快我硬邦邦的东西上开始流出汩汩的透明黏液,她用无比娴熟的手法继续拨弄着,轻轻抽送几下就收手。

  我呻吟的声音变大,向她低语哀求:"冯姨,别这样,我很难受……"冯姨低声问:"你是不是小变态?""嗯……"我只能呻吟,就像一个等着临幸的处子,期待对方给我更大的快乐。

  "想要阿姨帮你打出来吗?""想,想,冯姨,求你,不要一直摸!"我几乎已经难过的翻白眼了,下体被似有似无的逗弄到极限,拼命忍受着无法发泄的挣扎。

  冯姨冷笑了一声,说:"如果想阿姨我帮你打出來,你就要乖乖听阿姨的话,知道吗?""好,好!"她随即站了起来,开始解开自己裤腰间的纽扣,裙装里黑色的裤袜,褪下她跨间的那件棉白的,紧勒在屁股里的小内裤,原本紧附着在跨间的裆部被一点点剥离了下来,能够清楚的看到最后脱离的那一处泛黄的痕迹。
  她把内裤拿在手里,撑开这件带着体温的微微潮湿的布料,翻出裤裆的黄色湿垢处的部位,冷笑着靠近我的脸,手一晃,一下盖在我的嘴鼻上,一阵强烈的尿骚味夹带着汗味就这样串进我的鼻腔。

  我下意识的向后躲开,却被她更用力的把那块布料压住我的脸,在我的嘴鼻间用力的搓揉。

  "把嘴张开,乖乖的吃阿姨的内裤,用舌头把裆底吸舔干净,你要是听阿姨的话,阿姨就帮你舒服出来!"我开始顺从的舔着那块附在我口鼻上的脏内裤,舔闻着这个中年女人包附在下体胯间的分泌物,那块黄痕被我一寸一寸的吃进嘴里,用舌头、唇去抚弄着那块布料上的咸味,冯姨见我如此顺从,也顺势帮我逗弄抽动了几下,于是在她的内裤气味中,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拽欲和满足。
  从此我们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我和她在一起不再是欺负和受气的关系,而是我卑贱的尝舔着她脱下的脏腥汗酸的骚内裤,或者吃她孕满脚汗的臭丝袜,并迷恋在这样的状态里,沉沦在黑暗中的偷愉的快感中。

  每天冯姨去跳舞,我就跪在门口等她,这是她规定的,从上次之后她彻底控制了我,她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我跪在鞋架旁,一想到可以舔闻一个做了我后母的美丽女人的下体分泌出的尿骚味的内裤,我居然兴奋的自己都硬了,流出了黏湿的前列腺液。

  我似乎听见了她高跟鞋的声音,她果然回来了,我像狗一样趴在她脚边,哀求:"冯姨,我要!"冯姨不屑的一笑,说:"瞧把你这张贱嘴馋的!"她脱掉身上包附了一整天体味的内裤,扔给我:"快吃吧小贱货!"我恭敬的捧着这条带着温热体温的纯白绵料的三角裤,像恩赐一样把内裤放在鼻嘴前,用力的咬舔闻吸,把布料上粘附的带着体温的尿渍和咸咸的耻垢汁液都舔进嘴里,另一手忘情的在冯姨面前打手枪,于是内裤的主人就看着我这样不堪的丑态,拍下了不少相片。

  当她看电视的时候,我不再和她坐在一起,而是跪着给她舔脚,舔着她脚丫和趾缝,有时候她会一时兴起,用脚掌踩着我的脸。

  有一天她跳舞回来,一时内急就进了厕所,在厕所里脱下内裤,扔给跟进去的我,就要小便时,看见我叼着内裤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冯姨笑着说:"怎么还不出去,干嘛,想看我尿尿啊?"我惊喜的点了点头。

  她恶意的一笑,说:"想看吗,那就跪在这,看得更清楚一点!"我按照她的吩咐,跪在马桶前,就见她双脚踩在马桶上,向我分开双腿,坦然露出多毛的阴户。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下体,何况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

  冯姨的阴毛又多又长,沿着大阴唇边缘一路长到菊花洞周围,一条湿湿的水沟就藏在黑森林中央。我猛吞了一口口水,突然看到由那条水沟里面射出一股黄色的水注,淅淅沥沥的落进马桶里,冯姨就这样在我面前撒起尿来。

  我看的口干舌燥,眼睛呆呆的望着那条喷着水注的孔洞。

  冯姨突然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一挺腰一用力,尿流一路爬高,竟然直接浇在我脸上。

  我并没有躲开,跪在那任由冯姨在我脸上尿尿,尿注击打着我的口鼻,耳边回荡着冯姨的笑声。

  "咯咯,小贱货,张开嘴尝尝!"我好奇的张开嘴,接喝了一大口黄色咸骚的水注,咕嘟咕嘟的吞下,又继续接喝第二口热尿,她的尿除了骚味重了一点其实并不难喝,反而让我觉得很刺激,等她尿流减缓,我却迎着尿流继续接喝,直到她尿流停止,她却依然冲我挺着跨,似乎在等待什么,我看见她勾魂夺魄的眼神,突然有所顿悟,嘴巴凑到她的腿间,一口含住她的那条水沟。

  冯姨低吟了一声,扬起嘴角,开始舒服的挺着跨,等待我的舔舐,或者说是口姣。

  她每次跳舞回来都要立刻洗澡,这次她还没有洗,就被我吸吮了起来,她也忘情的让我吸吮她未洗的私处,那种温热中带着丰盛的咸味的私处比内裤更加善变。

  她爽得一直哼哼,不时看看胯间的我,哼哼的声音更大了。

  她的沟壑似乎有舔不完的水水,我舔干净没多久,再含到嘴里时,又是咸咸的分布在缝隙间的角落及肉褶深处。

  冯姨呻吟的越来越大声,她让我把舌头伸进一个孔中,在里面搅动,并用力的吸吮。

  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女人的阴道。

  我好奇的搅动着,吮出好多充满咸味的汁水,我想也不想的咽了下去,冯姨突然用力按住我的头,叫道:"乖乖,要出来了,你真棒,快喝下去!"她的肉瓣在我嘴里蠕动着,好像尿出了一些粘粘的东西,并不多,却渐射得我口腔到处都是,最后会聚到舌头上,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我抿了抿嘴唇,把那些都咽了下去。

  冯姨半睁着眼睛,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你爸给我口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兴奋过,你的小舌头比你爸强多了!"她这么一说,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厉害,心中隐隐的高兴,为舔冯姨的私处比我爸舔的好而感到高兴。

  冯姨转过身弯下腰,屁股冲着我的脸,坏笑道:"用你厉害的小舌头给阿姨舔舔屁眼,那样阿姨会更爽!"她很少用这种温柔的语调和我说话,让我心里一热,对着她的大屁股便凑了上去,舌头伸到她的屁股沟里舔了起来,冯姨掰开她的屁股瓣,让我看到了她的菊花,浓浓的体味瞬间飘出来,这气味从内裤上闻到过,也吃过,因为她的内裤经常夹到屁股里,所以这味道并不稀奇,我毫不犹豫的吻在她的肛门上,舔去上面的咸味和手纸的残渣,舌头钻进那褐色的小孔吸吮起来。

  冯姨又开始哼哼了,她鼻子里发出浓重的尾音让我觉得很好听,她每哼一声屁眼就猛地收缩,夹一下我的舌头,她说道:"再往里舔,你舌头钻的越深阿姨就越爽!"卫生间里冯姨弯着腰,我整整给她舔了半个小时的肛门,她的屁股掘的越来越高,最后突然滩软了下去。

  我紧忙将她扶起来,她说她喜欢我给她舔屁眼,我的舌头钻进去后她感觉好兴奋。

  于是我每天至少要给她舔两次,每次平均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有时候在卫生间,有时候在卧室里,有时候在客厅沙发上。

  有一次她带我去舞厅,在女厕所里让我给她舔,舔完又喂我喝了一泡尿,然后她继续去跳舞,把我锁在了一个房间里。

  过了一会她给我拿了一瓶饮料,我喝了之后头开始感到昏沉,接着她给我带上眼罩,双手向后反剪绑起,我知道冯姨又要玩花样了,我突然开心起来,在一片漆黑中我感到异常的兴奋,我感觉自己被褪了裤子,一只手在套弄我的下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力度,我一边呻吟一边喊着:"冯姨,冯姨,让我吃你的内裤好吗,冯姨,我求你,我想吸你的尿骚味,我想舔你的裤裆。"我的嘴巴被塞进了温热带有骚味的布料,我忘情的舔咬着,啊!冯姨胯间的骚咸味,好重,好美味,我不停的吸吮咀嚼,将那味道吃下去,没多久,一阵热流顺着小弟弟喷出我的体外,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不对,嘴里的味道是完全不同于冯姨的体味,布料也不是她今天穿的棉质三角裤,我想挣脱来手上被绑的皮绳,看看怎么回事,却怎么也挣不开,过了一会我嘴里咬的内裤被拿开了,两瓣温热潮湿的肉唇附在我的嘴唇上,我轻轻舔了一口,里面又腥又咸,从细缝里流出温热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那是尿液!

  这也不是冯姨做的事情,她只会一口气粗线条的尿完,不会一点一点的溢出来。

  我已回过神来,不愿乖乖的吞舔了,她不是冯姨!

  但她狠狠的捏住我的鼻子,让我无法呼吸,只有张开嘴。

  "小帅哥,你不是喜欢女人的淫液和尿味吗,你冯姨的吃不饱,把我的也吃下去吧!"那女人的声音果然不是冯姨,我嘴巴被她的跨抵住,在我嘴里一点一点的尿出小水花,我被迫咽了下去,大概一分钟后她才松手。

  我将眼罩挣扎开,看到一个和冯姨年龄差不多的女人,画着妖艳的浓妆,身材很丰满,个子又高,头发烫成了波浪,一直顺到腰间。

  她一脸不屑的冷笑道:"我的味道也不输给你冯姨吧,刚才喝得爽吗,哈哈哈!"我这时看到头旁边那条刚刚被我咬在嘴里的内裤,是一件蕾丝的,裆部的加绵部分整块脏兮兮的,沾了一大块椭圆形的黄色尿垢,中间却湿嗒嗒的颜色浅淡了一圈,那一圈是被我吐出来的湿痕,整个裆部都被我的口水弄潮,中间那最深的颜色已经不见了。

  若是冯姨就算了,我居然吃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脏内裤,还喝了她的尿,我嘴里充斥着陌生女人的尿骚味,感觉一阵反胃,但全身乏力的我,无法挣扎或有任何反应,这才意识到,刚才喝的饮料可能被下了药。

  头上女人居然骑在我的脸上,逼我为她口姣:"你最好快点给我舔出来,也少遭一点罪,不然有你受的!"说完又捏住我的鼻子,我知道我只有顺从她。
  我吮住她的水沟,舌头伸进去舔吸着她里面的腥咸味道,不知舔了多久,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床也跟着发出吱吱声,她的水很多,最后弄得我满脸都是。
  "裹住,用力裹住!"女人疯狂的叫着,连我也跟着紧张起来,直到嘴里一热,她渐渐稳定下来,然后逼迫我咽掉了嘴里的咸汁,她休息了一会,满足的离开我的脸。

  我本以为完事了,谁知她转了个身继续蹲在我脸上说道:"听说你舔屁眼也很厉害,让老娘也体验一下!"于是,我又给她舔了二十分钟的肛门,她这才满意的走了。

  她走出门后,我隐约的听见冯姨和她断断续续的的对话:"胡姐,这小子玩起来不错吧,有没有爽呀?""操,真几把爽,没见过这种的,吃女人的脏内裤吃得爽得要命,被你教得真的是很乖!"……

  "什么!这孩子是大学生喔!""一千块……下次想爽再来找我……不会贵啦!""我都不识几个字,能在大学生嘴里尿尿泄火,这一千花得值了!"听到她们的对话,我心寒了一大半,我实在太天真了。

  是啊,我一个大学生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我看到旁边的那条内裤,那是刚才女人并没有穿走的内裤,我拿起来下意识的放到鼻子上闻了一口,浓郁的骚味灌进鼻腔,我把裆部黄色的痕迹摊开,放进嘴里继续吃了起来,一边手淫,一边咀嚼着姓胡女人的咸骚痕迹,她连字都不识几个,却在我嘴里排泄,"啊啊啊!"回想着刚才的光景,连这样的女人都能把我糟蹋了,我心里开始产生莫名的快感,就像第一次被冯姨祸害一样,我射了,然后,也在那里哭了。

  就这样,我被连哄带骗的开始被冯姨卖给别的女人洩欲,她自己后来不再碰我。每一个周末,冯姨都要把我带到舞厅的那间屋子里,让那些跳舞累了的女人进屋来猥亵我,让我吃她们的脏内裤,喝她们的尿,为她们口姣。

  听她们门外的言谈,都是冯姨在舞厅的交际圈里的熟人,她们口耳相传,将我推荐给亲戚朋友。里面有四十多岁的熟女,也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她们有知道我喜欢舔吃尿骚脏内裤的癖好,于是每个人的内裤味道都很浓腥,带着她们身上特有的汗味。

  我后来渐渐爱上了这种感觉,周日舞厅最忙,我最多的时候一下午喝了五个中年女人的尿,并伺候她们高潮,她们大抵是被分开时间的,不会彼此碰到。
  时间长了,她们没人再愿意碰我,我的价格也从一千降到五百,五百降到三百,最后干脆在我这个大学生的嘴里尿一泡尿仅收一百,市场行情残酷,降价降得厉害,这一百元的前提还是我必须全部咽下去,每到周末,我的嘴成了公厕一样承接着她们一泡又一泡的咸黄尿液。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开学,我重新回到甜江大学,就好像重新做回了人类。
  我打算努力学习,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不过有两次午夜梦遗,梦见又回到了舞厅的那间屋子里,被不同的屁股蹲在我脸上……

  大学平静的度过了半学期,有一个周末,冯姨突然出现在学校找到了我,她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这么长时间的粗茶淡饭,你的下贱的狗嘴是不是馋女人了?"冯姨在车上问道。

  "我想舔冯姨的屁眼!"我下贱的请求道。

  "我的就算了,这次给你找了一个良家,她丈夫常年在外地不回家,是我专门挑选出来给你解馋的!冯姨对你好吗?"冯姨把车来到一处居民楼,告诉我去三楼左手边。

  我上去后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长得还可以,她见面就问:"你是甜江大学的学生?学生证给我看看!"我把学生证交给她,她点了点头,开始打听我的院系和专业,班级和职务等等,事无巨细。

  最后又问我们导员是谁,她在网上查到电话,亲自打过去核实。

  当她再抬起头时眼神已经变得火热。

  "过来,孩子!"她把我领到卧室,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突然脱掉裤子,将下身脱得精光,然后坐到床边,双腿分成M型,向我坦露出毛茸茸的阴户。

  她阴毛中央分成两边,裂开成一条大裂缝,她的外部唇肉颜色有些黑,小阴唇有些大,向两边张开露出里面湿润的嫩红色。

  女人向我招了招手,说道:"过来,亲它!"我走近了,缓缓跪在地上将头埋进她的跨间,她显然并没有事先为我去洗澡,久违了的尿骚味和汗咸味再次占据了我的口腔和鼻腔。

  耳中传来女人严厉的声音:"今天晚上你的嘴就一直含着它,我不说停,你不许离开!听见了吗?"我颤抖着语音含糊不清的道:"好!"于是这半晚我一直含着她的下体,被她骑在脸上,被她夹在腿间,被她顶在墙上……

  我的嘴里不知咽了多少次她的咸汁黏液。

  后半夜她突然离开我的脸颊,骑在我的腰上,开始和我疯狂的交媾。

  她实在太猛了,我射了五次就不行了,她却冷冷的道:"你就这点能耐?姑奶奶花了三千块钱就为了找你这么个废物?"三千块钱?

  我的身价居然又回升了?

  她气愤的踹了我两脚,拿来一个大号假阳具放到我嘴里,骑到我嘴上开始发泄过剩的欲望。

  这女人怎么比舞厅里的那些荡女还要可怕?一晚上我都没安生过,被她反复的折腾,弄得腰酸背痛,脖子差点被她压断了!

  索性她对我的态度还算满意,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把假阳具放到我鼻孔上蹭了蹭,又塞到我嘴里让我吸吮干净,最后蹲在我脸上,向我嘴里疴了一泡晨尿,这才让我离开了她的住所。

  冯姨在楼下接到我,带我去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送我回到寝室休息,说晚上还会来找我!

  我后来才知道,她利用我暑假挣来的钱在我学校旁边开了一家会所,这次面临的是整个城市的群体,专为那些久旷的人妻、寡妇、二奶等开设服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